• <sub id="1mnx9"></sub>
    <table id="1mnx9"><small id="1mnx9"><dd id="1mnx9"></dd></small></table>

      1. <form id="1mnx9"></form>

            人民网
            人民网>>教育

            我为什么到美国学东亚研究(留学记)

            许路明
            2022年08月12日10:34 |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海外版
            小字号

              许路明在美国留影。
              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到美国上学后,身边不少朋友得知我的专业都很好奇:“为什么去美国学东亚研究?”其实,这个问题我也时常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读本科时,我第一次接触到海外的中国研究作品——哈佛大学孔飞力教授所著的《叫魂》。这本书视角新颖,作者旁征博引,描写细致入微,探究了清朝乾隆年间一个不起眼的案件是如何被不同的群体解读、发酵成一件全国性的大案。当时,我便对作者的研究视角、方法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,并深深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魅力。我想了解更多海外中国学研究甚至东亚国家研究的内容,因此在本科毕业后,怀着求知的心,我来到了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继续攻读东亚语言与文化专业,希望通过系统学习相关课程,深度了解东亚的历史脉络和政治、经济、社会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东亚研究主要以中国、日本、韩国这三个国家为研究对象。海外的东亚研究并不是一个新兴学科,相反,它继承了海外汉学研究的丰富成果和研究思路,并且与现代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相结合,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学科体系。如今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海外知名汉学家以及他们的作品,几乎都是中国和世界在交流、沟通过程中诞生的优秀文化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大学课堂非常重视讨论,学生是主要发言人,老师则像主持人。此前我一直认为课堂上要认真“听”而非“说”,因此当我发现需要在课堂上侃侃而谈时,有些不太适应。不过老师们经常鼓励大家,不管学生说得如何都予以肯定,看到其他同学畅所欲言,我也渐渐改变想法,尝试加入其中。习惯之后,我发现这样积极讨论的上课模式有一个很大的优点,那就是不管讨论的内容浅显或者深奥,最后都能引发课堂中所有人的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通常,大家在开启话题后,思维就发散开来,逐步深入到话题的历史背景、理论框架中去,每个人都能就自己所熟悉的知识向大家分享独特的观点。一堂课结束,我觉得收获满满,并对下一次课堂讨论充满期待。许多同学新奇的视角、独到的观点让我感到惊喜并受益匪浅,我经常下了课就跑去图书馆借阅同学们提到的书籍,这使得我的知识积累有明显进步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学习,我的日常生活和美食相关。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每一个中国留学生都是隐藏的中餐大厨。”这话不假,我所在的厄巴纳-香槟市规模不大,地处美国的中部,本地人的饮食习惯跟中国差异较大,当地几家中餐馆虽然可以暂时解馋,却因菜式固定,并不能让所有人都吃出家乡的味道。于是中国学子纷纷下厨,各显神通,尽最大的努力还原家乡味道,再和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朋友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每逢中国的传统节日,中国留学生就会齐聚一堂,做出各自拿手的美食,仿佛一场厨艺交流会。有时,同学们还会留意心仪菜的做法,偷师回去,创新自己的食谱。我是一个东北人,现在竟也能做得一手地道川菜,不得不说是和朋友们互相切磋、学习的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闲暇之余,我们会到学校周边的森林或者湖边散步、野营,傍晚就在湖边支起篝火,一边欣赏晚霞,一边谈天说地,这是繁忙学习之外宝贵的放松时光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我已经完成硕士学业,即将开启本专业的博士课程。我对所学专业又有了新的感悟。美国的东亚语言与文化专业不仅通过他者的视角理解东亚,也增进中国与世界的沟通,架设文化交流的桥梁。我希望在未来能够通过自己的学习和研究,为世界文化交流发挥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(作者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东亚语言与文化专业在读博士生)

            (责编:郝孟佳、孙竞)

           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    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    美女脱内衣禁止18一下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