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ub id="1mnx9"></sub>
    <table id="1mnx9"><small id="1mnx9"><dd id="1mnx9"></dd></small></table>

      1. <form id="1mnx9"></form>

            人民网
            人民网>>教育

            数字时代,需要怎样的辞书知识与服务

            饶高琦
            2022年08月26日08:43 | 来源:光明日报
            小字号

            原标题:【新闻随笔】数字时代,需要怎样的辞书知识与服务

            近日,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重点项目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完成新一轮修订,推出第4版。新改版的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收录单字12000余个、词目72000余条。本次修订增补了近千条新词语,包括“共享经济”“新常态”“碳达峰”“互联网+”“移动支付”等反映时代发展的热词,还收入了一些贴近日常的网络用语,如“网红”“群聊”“群主”“脑补”“脑洞”等。一些词语的新义项、新用法也被增补到新版中。

            词典是语言规范的承载者,也是语言生活的描述者。词典有其自身生命周期。一部优秀词典的使命就包括通过修订以适应日新月异的语言生活,并在语言生活中发挥其规范语言使用、示例雅正用法的作用。将雅正语言巩固于语言生活之中,又不固守陈俗、能反映时代变化,这两者间需要智慧的平衡。从这个角度讲,规范词典的修订,从来都是语言生活中的一件大事。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如今已推出第4版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更新至第7版,最新的《新华字典》已是第12版。一代代辞书人奋力前行,传承文明古国几千年的辞书传统,助推我国成为当之无愧的辞书大国。

            当然,我们不能止步于辞书大国。我们要坚持构筑辞书知识体系、打造辞书服务矩阵,面向智能时代实现融媒知识服务。而这些也正是建设辞书强国的题中应有之义。辞书知识体系以规范词典、权威辞书为基础,并包括基于此而衍生出的服务各个领域、圈层,辐射各类人群的专用辞书、分级辞书和多语辞书。以国际中文教育为例,缺少合用的词典已成为非母语者学习汉语的一大痛点。这一群体中,多数人尤其缺乏一款需求适配和语言规范的海外在线词典。面对这一局面,以规范词典为基础,在此之上适配国际中文传播的等级标准、教学目标,开发分级词典产品成为当务之急。此外,我们还应考虑开发适应不同目的地国语言国情的双语双解词典。

            在知识服务方面,如今词典的使用方式正面临巨大变革。案头手边的“大厚本”受到了不小的冲击。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李宇明曾指出当今辞书使用变化的三个趋势:第一,读者首查不是纸媒而是网媒,智能手机和网络是第一查询处;第二,读者查询的内容不仅有老知识,而且有新知识,特别是即时信息,在乎查准率更在乎查得率;第三,读者习惯于网络软件的免费使用,不愿意为网上知识花钱。可见,新时代的词典发展不可回避的问题是面向网络空间,实现融媒化,探索新营利模式。词典不仅要做语言规范的承载者、宣介者,更要做权威知识的查询入口。

            融媒体时代,知识的表现形式大大突破了文本的限制,以多媒体形式呈现语言知识及其背后的百科知识,对于提高全社会科学文化素养具有重要意义。辞书引领知识服务,应以核心的规范语言文字知识为底本,借助前沿信息技术,借由市场机制积累具有传播性的知识产品。辞书人或可双管齐下,规范标准的语言文字底本,并对富于传播性的知识产品进行合规性检查。

            在经济上,权威知识的编辑获取成本较高。一夜之间令其免费服务,既不可行也不合理。笔者以为,对于公共基础知识服务,可由公共资金和公益基金出资相结合,保障其普惠性。精标互联的知识资源服务,则可以借鉴互联网产品广泛使用的广告商付费、订阅制等方式维持运转。

            如今,我国辞书人在理念更新、技术储备等方面进步飞快,快速增长的知识市场也呼唤规范权威的知识供给。多方努力之下,我们必将昂首阔步由辞书大国迈向辞书强国。

            (作者:饶高琦,系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国际教育研究院助理研究员)

            (责编:李依环、熊旭)

           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    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    美女脱内衣禁止18一下观看